农商行上市将会面对什么

无锡农商行A股主板IPO发行申请1月13日获证监会发审会过会,其后,1月15日江阴农商行过会,1月20日常熟农商行过会……

随着越来越多农商行登陆A股市场,农商行上市正在成为社会各方关注的焦点。

在2016年初股指持续下跌、资本市场寒气肆虐、银行业不良率抬升之际,农商行上市大门打开,对于整个农商行群体而言意义非凡。它不仅让一直排队等候的农商行终于在经济凛冬将至时得偿所愿,可以依靠先发优势、加速开疆拓土,拉开与农商行第二梯队的距离,提高行业竞争力,也让更多资产负债表亟待修复的农商行,视上市为标杆,开始抓住机遇、多方努力,更激励没有实行股份制改造的农商行,加快改制步伐,为上市创造条件。所有这些,都会改变农商行现有生态环境和发展格局,并在化解农商行风险方面具有价值。

滥觞于农村信用社的农商行,向来以内部治理不规范、决策随意、不良率高等为人所诟病。近年来,随着不少农商行加快股份制改造,法人治理结构开始形成。但从形似到神似,最终形神兼具是一个漫长过程。有时没有外部力量的约束和倒逼,仅靠农商行自我完善是很难的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农商行上市,通过引入外部股东来加强对农商行经营决策和内部管理的监督,有助于农商行现代法人治理结构的真正建立,也有助于农商行通过上市实现新的腾飞。

当然,上市对农商行规范经营产生的积极效应只是初步的,在某种程度上,仅能视为第一步。要实现脱胎换骨的变化,还需要更多外部力量,特别是能参与到农商行经营管理的外部力量。这就是目前广受市场瞩目的“野蛮人”,比如让万科管理层头疼的宝能系。

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日前表示,中国股市缺少公平和正义,充斥着腐败现象,很大程度由于上市公司大股东和董监高的减持行为令大家深恶痛绝。上市制度的行政垄断,导致上市就能成为亿万富翁,一方面是暴富者的天堂,另一方面是股民赤贫者的地狱。由于对大股东和董监高缺乏强有力的约束,他们在这个市场上就可以为所欲为。一方面是那么多股民亏损,另一方面却是王中军在美国5.5亿元买两幅画,《老炮儿》里面华谊公司的头牌许晴一把椅子也值上亿元。“凭什么一上市他们就有那么多钱?”刘纪鹏质问说,鼓励敌意收购,至少让大股东不敢随便减持和随便套现。刘纪鹏呼吁改革独董制度和其他制度,但是在现阶段独立董事起不到监视作用的情况下,“只能靠这样的‘野蛮人’,让这些舒舒服服的大股东、董监高在热恋的时候不要忘记门口的‘野蛮人’会抢你的妻子。”

问题是,上市农商行能否引起“野蛮人”兴趣?其实,银行一直是“野蛮人”觊觎的对象。“野蛮人”安邦保险从2013年12月开始,就大举收购招商银行,先后通过大宗交易和二级市场,持有招商银行A股13.11%的股份,成为其A股股东中仅次于招商局的第二大股东,且距离招商局15.33%的A股股份仅一步之遥。招商银行之后,安邦保险再次在A股市场上大笔购买民生银行股份,最终成为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。

从安邦对银行目标的选择看,资产质量优良、股权分散的银行容易成为其“入侵”的对象。而农商行中,股权分散者较多,且总股本较之股份制银行要小很多,“野蛮人”一旦入侵,所需资金成本并不高。从这个角度看,农商行上市后,“野蛮人”完全有可能闻腥而来、发起攻击。这对热衷上市的农商行董监高来说,或许算不上福音,但对农商行的健康发展来说却并非坏事。

上市从来都是双刃剑。有的农商行为了上市拼尽全力,也有的农商行对上市不以为然。从政策面看,随着注册制的推行,未来农商行上市将会非常普遍。董监高需要关注的,不仅是如何让农商行成为公众公司,更有农商行上市后即将面对的各种资本博弈和较量。刘纪鹏说:“中国股市的‘野蛮人’不是太多了,而是太少了。”随着“野蛮人”队伍不断壮大,上市农商行将要面对的不仅是上市的光环和晕眩效应,更有各种不期而至的“野蛮人”的破门而入。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8-02-22 18:27:03